紫信实业 > 关于紫信 > 学会新闻

转发:“围城”下的青岛转型

发布时间:2010年06月22日
                  “围城”下的青岛转型
                                 本刊记者 房兆灿 吴佳
 
    如果说当今中国发展的主题,已经变成了“转型是硬道理”,可能不会有人再有异议。从“加快发展速度”到“加快发展方式转变”,时代的命题在悄然变化,一个共识是:“转方式、调结构”已经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答题。
    面对这种形势,地方层面的反应则是各显神通,因地制宜。
    2010年5月15日,“2010青岛科协首届学术沙龙”在青岛举行,在“以科技创新驱动‘转方式、调结构’”的主题下,众位专家为青岛转型之路展开激辩。
 
制度建设需破旧立新

    “在东莞时,当地人员说一大堆政策没有用,要真正能解决问题,一个政策就行!”身为参与沿海城市转型调查的调研人员之一,青岛市科学学与科研管理研究会理事长、博士生导师隋映辉认为:“一个城市在科技创新中,要培育良好“转方式、调结构”的发展环境,政府在出台政策方面,应当出台更务实有效的政策来解决关键性问题,而不是泛泛而谈。”
    隋映辉认为,青岛必须要改变如今部门分立、政策冲突、各怀鬼胎的现状。各怀鬼胎就是由不同的制度所导致。青岛作为海洋科研人才的集聚区,政府还应出台更多的相关政策,建立共性机制。在科技创新和‘转方式、调结构’方面加大如资本的运作,人才的建设,产业的提升,制度创新等关键点的研究,进一步的协力运作。
    2010年3月份,中国城市研究会公布的《2009年中国创新城市报告》中,在副省级以上的城市中青岛市城市综合创新能力当中排在第10位。
    山东科技大学科技经济与管理研究所于喜展博士分析,“从名次来看,无论是从城市创新综合能力,还是从基础条件支撑能力、技术产业化能力、品牌提升能力等都存在不足。单一要素的创新无法构成青岛创新型城市体系,必须在产业、制度、管理、科技等领域进行系统创新。青岛应该突出区域特色,科学定位,构建创新型城市建设体系;建设创新服务平台,提升重点产业竞争力,重视创新环境建设,加强国际合作创新。”
 
院地合作之困
    众多合作项目中,院地合作、产学研结合两大关系一直是关注热点,也是处理难点。在科研与地域发展结构调整之间、在科技与产业转化之间,青岛需要下点猛***,打通栓塞。
    谈及院地合作,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科研处副处长、副研究员王兵博士说:“‘立足山东、两翼并举,面向全国,点线结合、注重实效’是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的基本思路。”
    据他介绍,在高新区建立的高性能计算中心和海洋腐蚀与防护中试园区基地是中科院海洋研究所2010年在青岛的工作重心。中科院希望通过平台共建的形式,为企业和地方政府服务。可内部有一些体制和机制,不能够符合目前的转移转化需求。
    “一方面是海洋高技术人才队伍的培养、建设和保护。就像保留老客户的成本远比开发新客户成本要低得多。人才战略也是一样,应该善于挽留住海洋方面的老人才,除了对青岛的海洋经济产业发展贡献之大外,单就投入成本而言也最为合适。另一方面,在项目评审和评估时,有些科学家对企业和政府的承诺,要超出技术所能达到的目标。能否通过科协,在企业政府投资之间进行评估,避免投入期望过高。”王兵补充说。
    青岛市政府研究室综合处副处长张召杰认为,青岛需要争取科研体制方面的综合配套改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资源的整合。将隶属于不同的层次和单位的科研机构,和企业科研机构整合起来,发挥集群集聚集约的优势,除了正常的数据资源共享,整合检验检测资源,发挥出科技创新、创新驱动的作用。
 
科技型企业的资金软肋
    “院地合作的基础在于社会化的科技成果转化体系是否完备。” 青岛科技大学教授、青岛市科学学与科研管理研究会吕柏源副理事长在学术沙龙上发言。
    “现在科研经费年年增长,但原始创新成果和转化成生产力的自主知识产权的成果却没有因此增加,原因很多,投入的科研经费明显远离应用基础技术、原始创新的初期研究和中、长期潜在效益的项目。还有不少数量的科研经费,利用政策的漏洞被合法转移到常规技术生产中。”
    吕柏源说出了导致产学研无法顺利合作的致命伤。早在2004年,青岛提出以港口、旅游、海洋为主的“三大特色经济”。2008年,青岛全市海洋产业产值 1450亿元 ,居全省城市之首,全国同类城市第二位。可记者走访青岛的海洋生物科技企业发现,多数企业不愿与高校、科研部门等合作,大都选择与个别科研专家或自己成立科研院进行科技研究。归根到底,在于企业认为委托高校或部门,研发时间长,研究成果转化慢,大量资金看似白白打了水漂。
    “政府能不能设立一种类似于淘宝支付宝似的程序,更好地调整企业与科研单位之间的资费问题,以解决‘企业怕投资后没有成果,科研机构怕没有资金’的‘两头卡’现象。”有人这样建议。
    据青岛市产权交易所副总裁吴江涛分析,2009年青岛市全市中小企业共有11.7万户,与银行发生借贷关系的只有1.5万户。70%以上的科技企业融资是依靠内源性融资和民间借贷完成。根据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科技企业直接融资水平大部分在50%—80%,青岛市科技企业直接融资水平估算大约只有10%甚至还不到。
    “青岛市科技企业对外依存程度高,受汇率政策影响大,加上货币政策回收流动性的影响,信贷渠道不畅,融资瓶颈会进一步显现。可以引导股权投资、创业投资等风险资本进入科技型企业,扩大直接融资。”吴江涛说。
 
记者手记
    一定意义上说,当今国内区域之争是发展方式之争。事实证明,从珠江三角洲到长江三角洲,从京津冀到山东半岛,转方式和调结构越是走在前头,经济结构就越是优化,质量效益就越是提高,发展后劲就越是充足。
    深圳,6.9亿元产业进步基金,企业互保金制度、诚信联盟协会大力优化“转方式、调结构”的环境;东莞,产业转型升级基金、中小企业和加工贸易融资基金、科技基金、创业基金,每项都在10亿以上,近两年每年关闭“三高两低”的外资企业1000多家;苏州,2001年以来,向宿迁转移500万以上项目403个……
    在青岛,转型之声早已不绝于耳。但跳出青岛看青岛,不得不承认,那些和青岛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城市,已经在转型中做的风生水起,青岛已面临咄咄逼人的“围城”。
    拼规模、拼速度、拼资源,这些并不是青岛的长项。
    青岛地域狭窄,资源有限是不争的事实。面对周边城市的竞争,青岛在劳动力、土地等方面基本上没有优势,反而面临着三大挑战:产业发展面临高新技术的挑战,对外开放面临国际化进程加快的挑战,城市核心竞争力面临来自国内其他城市的挑战。
    故,青岛的转型路径在哪里?
    “‘转方式、调结构’必须通过科技创新、产业创新的通力合作来推动,就是说必须是一种系统创新,必须通过科技创新、产业创新、制度创新、管理创新、政策创新,协调一致来推动。”隋映辉如是说。
    诚然,在传统生产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出现递减趋势的今天,体制创新、发展模式创新和科技创新,将日益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
    正如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所说:“如果说,过去30年,傍资金‘大款’是实现快速增长的重要条件;那么今后30年,我们必须靠傍科技‘大款’,来实现经济质的飞跃。这是一场持久战,又是一场攻坚战。”
    不论是持久战还是攻坚战,它在青岛的轮廓已经必须被清晰化了。
 
 
 
2009年副省级及以上城市创新能力测评比较
 

 
城市名称
城市创新能力综合得分 序次 城市名称 基础条件支撑能力得分 序次 城市名称 技术产业化能力得分 序次 城市名称 品牌创新能力得分 序次
北京 99.2733 1 北京 97.8161 1 北京 99.3851 1 上海 98.8154 1
上海 98.9353 2 上海 97.0121 2 上海 96.9476 2 北京 96.5529 2
深圳 89.8982 3 深圳 84.6926 3 深圳 89.6539 3 重庆 96.5529 3
广州 86.3719 4 重庆 82.8390 4 广州 87.0099 4 广州 81.4828 4
天津 84.3886 5 广州 82.3977 5 天津 86.4015 5 深圳 80.0859 5
重庆 83.9127 6 天津 80.9789 6 宁波 85.5337 6 青岛 79.1535 6
宁波 81.5631 7 宁波 75.8341 7 南京 82.1053 7 杭州 77.8645 7
杭州 79.7056 8 杭州 75.0208 8 杭州 80.2504 8 成都 74.0699 8
南京 78.4443 9 成都 74.8870 9 青岛 79.3945 9 宁波 74.0279 9
青岛 78.0439 10 南京 73.6416 10 大连 78.2867 10 天津 70.0972 10
武汉 76.0329 11 青岛 73.3614 11 武汉 77.1049 11 南京 69.8854 11
 
资料来源: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公布的《2009年中国城市创新报告》。

新纪网络(www.xinjiweb.com)

新纪网络(www.xinjiweb.net)网站制作,网页 设计

新纪石材网 (www.xinjistone.com)石材网,中国石材网